更多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在线欣赏 > 视频观看

        月季花的悲与欢

        作者:万伯翱来源:新民晚报 日期:2014年2月13日 14:05

            月季花太普遍了,既比不得国色天香的牡丹,又怎比得代表爱情的玫瑰,不过我还是钟情于月季花。

          初冬的北京,不论是高大的乔木和多年生、当年生的草本花木或灌木,在冷风长驱直入下,花朵叶子纷纷已变枯萎而尽凋残,百花都纷纷转入冬眠了。我在一片枯枝败叶中寻觅,想不到在已见薄冰的鱼池旁,一株月季仍叶绿似碧花红如火,白色如象牙似大理石,又似贞洁的少女的脸可亲可爱;这缤纷月季中真堪比姚黄魏紫也显出高贵典雅,寒风中让我陡然起敬了。她在深秋初冬,顽强不屈抵抗着阵阵冷风裹着凄雨的不断袭击。我观察到百花园群芳图中她在春光中争得先,秋风萧瑟甚至冰霜中她亦守住最后一道花中景色线。

          月季属蔷薇科植物,原产地就在我们中国。她喜阳爱暖,却也耐得那风冷霜寒,绝无骄矜造作之气。

          从春色三月初到十一月底十二月初,不知还有哪种花花期如此之长。牡丹、芍药虽属雍容华贵,怎奈花容期限不过两三周就凋谢尽残,要想再见这国色芳容只能苦等来年第二春了。月季当然顾名思义她是月月开,也被大家称作月月红。你不在意她是否在国内已被评为百花中的前十名,你也不会想到在世界花坛上享名更高,已列入“四大鲜切之花”(其他三名为唐菖蒲、香石竹、菊花)。你也许更不知道,她的家族已达两万余种,真是万花中最大的家族了吧!

          在中国960万平方公里的大地上,绝大部分地方可见她五颜六色的绰约芳姿,真是“处处可安家,时时伸出花”。

          我国明朝大医学家李时珍的《本草纲目》上标明月季对人类有大贡献,可消肿驱毒止血,医治人们的红崩和白带等内外疾病。

          已被誉为“花中皇后”的月季花,据说在中国神农时代就从野生中选出进行了人工的园艺栽培,逐渐培育各种颜色的名贵品种,或形成各种月季园,或是盆栽培育室内阶上到处可搬用;更有粗壮成单株小树状品种出现,身价也倍增了。她浑身是坚实的刺,除非你带着利剪快刀,否则休想随意冒犯采摘她的冷茫的株体和朵朵惹人而招蜂引蝶的鲜花!

          中国诗书画坛人才辈出相映成辉,成为中国特有的国粹。宋徽宗赵佶对月季入画情有独钟;大清帝国特批的入宫意大利画师郎世宁所绘月季,我看后辈丹青者至今还难以超越这位洋人笔下栩栩如生观察入微的月季图。南齐诗人谢眺,南朝梁文帝曾酒宴丝竹之中咏蔷唱薇,也算是较早的颂月季的诗家了。到唐宋时代最著名的诗词大家李白和苏轼都曾着笔吟唱月季,而且两位大诗人表达的内容竟十分贴近,选首苏轼的词共赏之:“花开花落无间断,春来春去不相关。牡丹最贵惟春晚,芍药虽繁只夏初。惟有此花开不厌,一年常占四时春。” 唐另一著名诗人贾岛也特别钟情月季:“破却千家作一池,不栽桃李种蔷薇。”

          去年10月27日,经过了47个春秋在上海起墓最后迁葬至浦东树碑的当代著名的翻译家傅雷与他的夫人,一生酷爱月季花。在他们居住的上海江苏路住宅的小楼后花园中,老俩口于上世纪60年代竟种下50多种各色月季花,傅老除了伏案翻译笔耕外,唯一爱好就是到花园栽培和观赏月季,像他平时工作一样专注认真,一丝不苟。修剪、施肥、浇水、除虫,样样精通。他很少用化肥,施用的大多是有机绿肥,如丢弃的鱼鳞、毛豆荚再加上燃后的草木灰。沤熟发酵后就埋在月季花周围十五厘米左右的泥土中。在1966年“文革”初期,傅雷夫妇夏夜打手电嫁接月季和施肥浇水,竟被阶级斗争时代警觉“敏锐”的红卫兵发现并诬陷老俩口深更半夜埋藏什么重要东西。结果白天引来队队红卫兵残酷无情地铲光了他们多年辛辛苦苦栽培起来的这五十多种满园月季。红卫兵还不肯善罢甘休又深挖三尺,当然只不过获得了沤熟的鱼鳞和毛豆荚草木灰等有机肥料及月季发达的根系而已。三天后的1966年9月3日,傅雷夫妇对苍天欲哭无泪,双心随被砍的月季而枯萎饮恨自尽以死明志,与终生为伴的书和花相别而永去。在那几乎人人都冷若冰霜的阶级斗争年月,傅雷夫妇含冤去世四个月后,有人竟发现他们的骨灰盒上放上了一束火红的月季和梅花。1985年上海著名作家叶永烈写出纪念文章——《献给傅雷一束月季花》发表在《散文》杂志上,以永念花及其主人。

          实际上均为蔷薇科的姊妹花玫瑰同为落叶或半落叶灌木,和月季一样能直立或攀缘,尤其那更尖更密的刺儿更让拈花惹草者望而生畏。玫瑰绿叶通常为羽状,不是园艺工,不认真识别很难区分月季和玫瑰花朵花色之分,月季因月月季季开不败,各色花束可当礼仪花卉出席各种场合,许多花店常以月季代替“尊贵的玫瑰”出售给辨不出品种的人们。

          月季花又常充当和平的使者。1944年,抗日盟军的美国飞行员奥·欣斯德尔在执行任务中,因座机被击受了伤,流落在山海关一带,游击区人民营救了他,并把他辗转护送到延安。毛主席、周恩来、朱德等领导同志都分别接见过他。毛主席还请他吃饭,一起为盟军胜利而干杯。欣斯德尔在延安一直住到抗战胜利。

          1973年,美国友人欣斯德尔夫人和女儿,为了实现丈夫的遗愿,带着欣斯德尔对中国人民的友谊和两株和平月季来到中国,把这两株凝聚着中美人民友谊的和平月季分别送给毛泽东主席和周恩来总理,从此和平月季在北京中南海扎根落户。1978年5月,我国领导人在人民大会堂接见了前美军驻延安观察组成员。邓颖超副委员长特意把栽种在中南海西花厅的美国月季中一支多层黄色和平月季又赠送给美国朋友,介绍了欣斯德尔在中国抗日时期在我解放区的英雄往事,以及欣斯德尔夫人带来这和平月季的经过,并且说:“这几年,这株和平月季每年开得很茂盛,今天我特意摘一支带来送给朋友们,这是一支中美人民的友谊之花!”

          在举国欢腾的2008年,北京奥运会上颁奖花束中体现中国人民红红火火的39支主花首选为“中国红”月季花,再配以其他花枝花叶,奥运会上的佼佼者们手捧此花束和胸前的金色奖牌相映成辉,象征中华民族自强不息,团结一心的民族精神和追求友谊、团结、公平、竞争的奥林匹克运动精神!

          (原标题:月季花的悲与欢)

        所属类别: 美文欣赏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

        游记分享
        line
        壁纸下载
        line
        在线调查

        正在进行中的调查

        line
        留言反馈

        目前没有相应的留言信息。

        太仓现代农业园管理处 版权所有  中企动力提供网站建设 苏ICP备13000591号  后台管理